@zs6666.com   
 今天是:     
中文频道    International Channel
设为首页     加入收藏 
7 6 5 4 3 2 1 0
8 7 6 5 4 3 2 1
微信公共号成特殊媒体形态 互联网治理的新挑战
发布时间:2014-08-25 09:10:18 发布人:国家商业发展网 新闻来源:
 “微信,是一个生活方式。”这是腾讯为自家产品设计的宣传语,如今微信的用户数量已超6亿,“一个生活方式”正在成为现实,以微信为代表的即时通讯工具已成为当下最广泛的手机应用。

  微信增加公众信息服务后,公众账号悄然转变为一种特殊的媒体形态,在传播信息的同时,也成为谣言的诞生地。

  腾讯今年3月曾启动“全民举报计划”,向网络诈骗黑色产业链宣战,4月又配合政府开展“净网行动”,打击网络色情信息。8月7日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《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》(以下简称《规定》),对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、使用者的服务和使用行为进行规范,对通过即时通信工具从事公众信息服务活动提出明确的管理要求。

  北京邮电大学国际学院院长、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李欲晓表示,《规定》出台听取了各方的意见,符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》程序规定,其内容对行业发展、公民权利保护、国家政策的完善都起到了促进作用,从法律本身和立法程序来讲均符合要求。

  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副研究员刘瑞生认为,《规定》是网信办出台的规范性文件,基本遵循依法行政的法治精神,“互联网中的即时通讯工具发展比较快,相关法规出台有一定难度,制定时需更谨慎。《规定》中的‘暂行’两字,表明内容还可调整,还在不断收集各方意见,出台相关政策的速度也许会很快”。

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在被问及《规定》中有关公共账号发布或转载时政新闻的资质时说:“建议个人公号不必拘泥于时政,可以向服务性公号转型,与相对适合议政的微博平台相比,微信更大的特长是各种实用信息的供给和办事能力。”

  从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一段时间相关帖文统计数来看,关注时政的话题贴数量远远少于民生。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统计,一些知识分子网友关注的时政话题有219万条,有关民生的帖文是千万级的:就业2656万条,养老2536万条,住房2589万条,医疗6012万条,农民工2877万条;与此同时,新富起来的中高收入阶层关注的生活品质问题,也是千万级的:养生2201万条,保健5773万条,美容25868万条。

  “针对时政类新闻的限制,10年前就有了,这里只不过在转述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》、《互联网新闻信息管理规定》里面的规定。公众觉得陌生,可能是在执法过程中出现了问题。”李欲晓说。那么为什么要专门针对时政新闻进行限制呢?刘瑞生认为,一是时政新闻影响大,二是门槛高。按照新闻专业主义精神和职业规范来讲,发布时政新闻要反复核实细节,主流媒体有采编新闻的资质,门户网站只有转载的资质,个人的公共账号没取得资质的不能随便发布和转载。

  时政新闻为什么如此特殊?祝华新认为,时政新闻的采访需要较大成本,需要专业的经验和判断,这是专业新闻媒体的责任。管理规定把互联网网站的时政新闻原创、转载资质管理延伸到微信公众账号上是必要的。在此需要强调新闻媒体的专业精神、社会责任感。

  祝华新同时提醒公众,对涉及时政类新闻的传播作出规范尽管非常及时和必要,但也需要划定边界:第一,这次主要规范的是微信公号,在遵守法律的情况下,个人账号点对点转发时政类信息,属于个人通信自由。第二,时政类信息是最需要规范的事实性信息,不能以讹传讹,传播虚假的时政信息,但对于网民有关公共事务的意见表达,对于基于合法出版媒体所提供的有关时政新闻事实的议论,还是要多包容。第三,对于数量庞大的微信公号而言,集中议论时政的公号其实只是一小部分,更多公号有更为广阔的内容关切,如果有时涉及时政内容应予包容。社会转型期也是矛盾凸显期,即使是那些民生类公号也不可能完全绕开时政内容。

  网络社会是现实社会的延伸,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20年,但互联网治理仍处于建设期。

  “对于互联网,我们国家从封闭的阶段直接跳到了一个全开放的状态,完全没有准备,我们一个猛子扎进去了,呛了几口水,后来发现不对,我们原来不会游泳,游泳都不会如何网上冲浪?因此从社会到企业主管部门出现了一系列不适应的状况。这需要慢慢适应。”李欲晓说,对于网络空间的治理,要走的路还很长。目前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。治理网络空间需三方协力,政府在执行过程中能不能依法执行,企业能不能直视自己的责任,公众能不能理性看待自己在网络空间中的义务和权利的关系,都需要大家去学习。那种“我在网络空间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”的观点应该淘汰。

  面对“网络社会”和“法治社会”如何兼容的问题,祝华新认为,一方面要看到互联网并不是法外之地,网络表达必须遵循法律和公序良俗的规范,另一方面也要承认网络舆论的发达释放了转型期社会的底层压力,让上级政府和全社会及时发现基层治理上出现的各种问题和矛盾,及时出手解决问题,化解干群矛盾。
 发布人:admin
 → 推荐给我的好友
上篇文章:华润原审计总监黄道国被查 非法窃取审计署报告给宋...
下篇文章:“小偷反腐”案件多数纪委介入 从未按“立功”减刑
 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;
  •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;
  • 1
      · 首都建国65周年庆...
      · 习近平向全国广大教...
      · 习近平将出席上合组...
      · 习近平:不断发展具...
      · 国务院印发《关于深...
      ·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...
      ·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...
      · 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...
      · 李克强:不断增强企...
      · 习近平在蒙古国国家...
      · 李克强主持会议研究...
      · 习近平:在纪念邓小...
      · 第二届夏季青年奥林...
      · 习近平看望南京青奥...
      · 勿忘历史教训 仍需...
      · 习近平谈“三农”:...
      · 2016年起全国取...
      · 习近平就埃博拉疫情...
      · 中纪委:“公款送月...
      · 习近平布局军队改革...